“你知道你跟他的婚约怎么来的吗”(1 / 2)

姜燃正在睡觉,被一个电话打醒。

姜燃平时手机不管谁的来电都是静音的。只有姜煜和周沉的手机打进来会有声音。

姜煜怎么这么晚打电话?姜燃的心猛然一跳。

电话里传来声音。

“姐。爸妈出事了。”

姜燃和周沉赶到医院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一点。

医院外围围了很多熟悉的不熟悉的面孔,公司里的人、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、还有很多记者,都被保安挡在了外面。人群纷乱不已。见姜燃出现了,都试图叫住姜燃。

姜燃一路分开人群,像保安出示了身份证,这才带着周沉挤进去。

进去之后就显得格外安静空旷。急救室大门紧闭。整个走廊只有姜煜和顾铮两个人坐在门口的长椅上,没有半点声音。

姜燃的脚步声一出现。姜煜立刻从位置上站了起来。顾铮在一旁格外安静,只是在姜燃跟周沉出现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,随即就把眼睛转了过去。

“怎么回事。”

姜煜眼里充满了红血丝。“爸妈参加晚宴之后一起回家。司机一会不知道去了哪里,爸喝了点酒开的车。结果就被撞了。撞人的是一辆货车。爸那辆车直接被货车压碎了……”

顾铮此时再次听到这个消息,不知为何,整个人都在隐隐发抖。

姜燃感觉脑袋空白一片。

“怎么会这么巧?”

“就是他们故意的……他们故意的……”

顾铮的声音在发抖,感觉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。

半夜医院昏暗,顶上刚好有一束冷光打在顾铮身上,更显得他孤寂。

姜煜转头。“什么?”

顾铮转向姜燃。眼神已经失去了焦距。

“这是谋杀。”

空气中一时静到让人发慌。

姜煜似乎突然想到什么。“我想起来了……你知道你跟他的婚约是怎么来的吗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姜燃一脸茫然。为什么突然提到这个?

“爸妈没告诉我们这件事。我也是有次不小心听吴妈说的。”

姜煜看了顾铮一眼。“听说当时顾先生和顾太太和爸妈是世交好友。但有一天,二人双双死于车祸……顾家担心当时年轻的顾铮会被董事会其他人架空。于是临终前,顾家就给了姜家当时他们手里五分之一的股份,条件是顾家和姜家联姻。两家开展长期的合作项目,让姜家扶持顾铮坐稳董事长的位置。”

顾铮没说话。显然是默认。

姜燃也是第一次听说。她之前一直以为顾家二老是因为癌症去世……为什么要封锁这个消息?

“……后来被查出来。那个撞人的司机,是顾家流水线上一个员工。三年前,因为连续倒班工作一个月,一次夜班里打盹,被机器轧坏了一条腿。后来被上级主管诱骗主动提出辞职,所以没有拿到一分钱的工伤补偿。”姜煜深吸一口气,“ 后来他四处起诉,事情闹得很大,当时还闹上了社会新闻。但都被顾家压了下来,顾家甚至找人威胁他……后来他走投无路,撞了人后就自杀了。”

顾铮神色陡然狰狞,一把拽起姜煜的领口。“你胡说!”

姜燃怒火中烧。“顾铮你疯了吗?这里是医院。”

姜煜跟顾铮挣扎,被顾铮弄得近乎窒息,两个人眼看要打在一起。周沉见状,上前拽离了顾铮。

顾铮怒气转移到周沉身上。“我们的家事不需要外人插手。”

姜燃插进二人中间,冷道。“我们姜家人也轮不到你来动手。”

顾铮似乎一下被戳中了什么,脸色瞬间灰败下去。

姜燃俯身,仔细看了看姜煜刚刚脖子被磨出的红印。

“你刚刚还没说,他的家人呢。”

姜煜翻了姜燃背后的顾铮一眼,这才淡淡开口。“他老婆因为他坚持要起诉离婚了,后来也因为医药费高昂无力负担,父母也相继去世了。”

姜燃久久难言。

原来她和顾铮的婚约起源于一场车祸……她因为一场报复和顾铮绑在一起十三年。

姜燃一时不知道应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。

姜燃随即想到。“这次撞人的司机呢。”

姜煜皱起眉头。“跳水自杀了。身份还没查清楚。”

姜燃背后忽而生了一股冷气,直往上窜。她觉得仿佛有人在暗中盯着她的一举一动。

“我已经让人把事情压下去……”

“不必了。”

姜燃刚准备说什么,急救室的门开了。

医生从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